新闻资讯
首页 新闻媒体

东方时空报道海亮集团[同一个家]

徐东升,33岁,浙江省诸暨市一家民营企业的普通员工

吴耘

亲如一家

徐东升:我从来没过过这么好的生日,以前在家里也没过过,没有想到,太激动了。

徐东升,33岁,浙江省诸暨市一家民营企业的普通员工,2004年从江西来到这里打工,这已经是他离家的第四年了。就在2007年即将结束的日子里,他在这里第一次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而对于诸暨市总工会来说,早已经数不清这是多少次为外地务工人员准备生日聚会了。

吴耘:这种突然意料的这种喜悦,那这种心情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享受到一种集体的温暖,一种同志或者朋友的这种温暖。这个感受可能跟个人过生日是完全无法比的,那是个人的一种小家庭的,或者是个人的快乐,那是集体的快乐。

诸暨市这家民营企业成立于1989年8月,是一家多产业跨国集团,公司现有员工6000多人,其中百分之九十,也就是有五千多人都是外地务工人员。在这些员工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都已经几年没有回家乡,但是在这里,他们同样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关于这一点,当地的工会干部也有着同样的感触。

吴耘:工会应该把温暖及时地送到职工身边去。那听我看到了以后,我也想起了我曾经有过一个经历,几年以前,突然某一天在我那个生日的时候,我的上级部门的女同胞们到我们绍兴来玩,突然她们拿出一个蛋糕给我过生日,所以,看到他们昨天那种景象,想起了我若干年以前曾经有过的那种感受,也真高兴。

作为诸暨市的工会干部,吴耘主要负责与企业工会的联系工作,监督企业工会保障职工的利益。

吴耘:我曾经跟他们说过八个字,他们这些年来的工作,紧紧围绕着这八个字在开展工作。一个是素质,一个是维权,第三个是文化,第四个是活力。八个字,体现在海量工会的所有工作当中。

企业从刚刚成立的时候工会就一直很重视员工的待遇等问题。在1992年,企业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会,而那时民营企业中还很少有工会。

冯金长:我们工会当时是在上级工会指导下做了一些工作。像有些包括工资集资协商,职业案件卫生集体活动的协商,我们组建了,做了一个示范的作用,也得到了上级的肯定。

工会成立后,不仅员工们的生活条件和福利待遇得到了更大的提高,还坚持每月举办生日聚会等活动,也让员工们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拉近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吴耘:他们职工享受到一种父母给我的温暖,父母给我的温暖,我的兄妹给我的一种温暖。把大家的心融合在一起,把个人原来分散在个人的这些快乐,让大家来共享,更强了企业的凝聚感。

尽管这样,在一个庞大的企业里,仍然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就在一年前,董事长冯亚丽在一次对车间的例行检查中发现一个员工有些异常。

冯亚丽:因为女人细就细在这个地方,我老是看,这个人就是倒着走,跟车间主任倒着走,你要我走这个,偏不走,你怎么着?

冯亚丽了解到这个员工因为违反了工厂的规章制度,车间主任按照规定扣了他200块钱。又通过工会的沟通,冯亚丽才明白了工人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逆反情绪。

冯亚丽:有的员工本来只有一个人赚工资,开销又很大,又要养小孩,又要养父母,你说200块钱来说,对他真的是,像我们200块钱无所谓,普通员工200块钱,几乎是给他。

吴耘:你罚他两百块钱,果然是执行制度,但是这两百块钱对职工意味着什么,两点,一,经济上的一个重大损失,心理上的一个重大损失。

冯亚丽:后来我就把这个人叫过来,我会给他们钱,200块钱你从我这里拿去,这事情肯定是你错的,当然我是要维护车间主任了,你就是违反了规章制度,200块钱我这里拿去,这样一做的话,这个员工没个180度,可以明显大转变。

吴耘:制度要执行,但是,重在教育,让他认识到这个问题。最后,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冯亚丽:员工好像是一个弹簧一样的,我们有的时候有很多东西,不是有弹簧的嘛,你给它拧得越死,等到它螺丝一松掉,它弹得越高,有很多种事情,你应该先批评,指正,用道理去说人

吴耘:使他认识到这个问题,这才是我们的目的,而两百块钱不是问题,无非是一种手段。

冯亚丽:用制度来约束人,来管理人。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还是人的感情,用感情做事,这一点也是蛮重要的。因为你用感情去感化他们。能够使他们的积极性发挥出来,这样配合起来更加好。

冯亚丽在工会的协助下,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妥善的解决了问题。然而,作为企业领导和工会来说,真正做到把职工的权益放在第一位,决不是这一时,更应该关注职工的长期发展。

2007年,已经在企业工作了十年的一个老员工朱和军生病住院,为了治病家里已经拿出了全部积蓄但还是远远不够,无奈之下,儿子朱陈焕给董事长冯亚丽打了电话。

朱陈焕:那个时候,我们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抱着一种,那种借借看的那种心态,去试。我们打算是问厂里面借一点,然后看。开始我还没开口,她就主动说了,让我过来拿钱。

冯亚丽:我说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反正你叫你妈妈到公司去拿钱好了。

朱陈焕:然后她说,就说他在住院,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她说她会过来看一下的。我爸就是感觉很激动。那天中午好像饭也多吃了一点。因为那时候他没有胃口,根本上吃不下,那天中午他吃了,叫我买菜的时候,给他多加一个菜。感觉心里方面很高兴。

可是还没有等到冯亚丽来看他,朱和军就突然去世了。

朱陈焕:第二天,我爸爸就死了。然后她那天下午过来,她到了家里面,她就流泪了。她说,没有来得及看他,看我老爸一眼。

冯亚丽:很内疚,我说好的要去看他的啊,我去看他一眼,多少好,我都没有去看他一眼,他就走了,我感到是过意不去,因为我答应他的,我要去看你的。

朱陈焕:然后她又过来,又拿了一万块钱过来,让我们办丧失。办完丧失以后,她就又给我安排了稍微就是轻松一点的工作,还问我家里面有没有什么外债什么的。然后我说,家里面还有七八万外债,然后她当天下午就打电话过来,让我过来再来拿一万块钱过去。我反正很感动。

在帮助家属办完丧事之后,冯亚丽又在工会的协助下给朱陈焕也在工厂里安排了工作。

朱陈焕:我那时候,就是想她就是我的亲阿姨。那就是以后我就是她的,感觉我就要把她当作我自己的阿姨一样来看待。我以后能为她,为厂里面多做什么,就多做什么。

除此之外,企业还重视员工的素质建设,给员工提供了各种学习培训的机会,给了他们更多的上升空间。

冯亚丽:就是说你如何要给他一个晋升的机会和学习的机会,你要给他有一个发展他的一个,施展他的才华的一个机会。怎么样根据这个,他认为我这个人有多少能力,我能够施展我的才华,给他这种机会。

就这样,企业不仅培养了人才、留住了人才,更留住了人心,大家在一起像亲人一样,共同打造着同一个温暖的家。



[百姓故事]同一个家

推荐新闻

上一篇:海亮[啄木鸟]受国家表彰

下一篇:冯亚丽:关爱员工构建和谐双赢发展--《中国工商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