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5年八月 - D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温情的荷叶粥

■ 刘小兵/文 

 

    炎炎夏日,又回到了家乡。母亲看着我风尘仆仆地赶来,笑盈盈地在厨房里忙开了。一个时辰不到,满屋就飘荡起清凉的荷香。就在我贪婪地嗅着那缕缕香气时,不知何时,母亲已端着一碗荷叶粥送到了我的面前。我迫不及待地啜了一口,立时,淡雅的清香就征服了我的味蕾。

    母亲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我吃得那么急促,打趣地说:“慢点吃,也没人跟你抢食。”我一边吃,一边回应母亲说:“好久没吃这么香的荷叶粥了,真爽。”母亲听我夸她的粥好,笑得更灿烂了。“我知道你从小就爱吃我做的荷叶粥,从一接到你要回来的电话,我就开始熬粥了。”母亲滔滔不绝地说着,末了,又补充道:“以后想吃荷叶粥,就回来,娘给你做。”我一边应承着,一边埋头吃着粥,直吃得肚圆腰鼓,才抹把嘴,停竭下来。

    这次回乡,我特意请了三天假,一来看看母亲,二来也避避暑。白天,我陪着母亲下地,给蔬菜浇水,给农田除草、给果园打药;晚上,我陪着母亲一起看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的快,转眼,两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第三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想赶在回去之前,亲手给母亲做顿早餐。哪知,当我洗漱完毕,刚准备进厨房给母亲做早餐时,不成想,母亲却早起来了。端着早点,倒催着我去吃。想想今朝一别,又要等个把月才能看到母亲,我既有些不舍,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想给母亲做顿早餐,而勤快惯了的母亲却时刻记挂着我,根本不给我这样的“机会”!吃着早点,我思忖着,无论如何都要弥补这种遗憾!想着想着,我有了主意。

    “妈,我还有些没吃饱,能不能指点一下,教我怎么做荷叶粥?”吃过早点,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母亲说。“傻孩子,又想吃荷叶粥了吧,娘这就教给你。”母亲不知是计,转身又走进了厨房。我在母亲的点拨下,洗了绿豆、红豆、花生、红枣、莲子,之后把采来的新鲜荷叶洗净切碎,均匀地撒进高压锅里,接着放进冰糖和水。母亲一边手把手地教我,一边告诫说,做荷叶粥看似简单,却大有玄机,时刻得把握好火候。首先是大火熬30分钟,再中火熬10分钟,然后换成小火熬10钟,最后,再静放10分钟。母亲说,这样煮出来的荷叶粥,才入味深,味道醇,荷香清悠,既扑鼻,又可口。听完母亲的讲述,我不忍她刚放下碗筷又在为我操劳,推说已掌握了熬粥的诀窍,让她到客厅去休息。可母亲却并没有闲着,每到要换火之时,总能从客厅里传来她爽朗的提示音:“该换火了。”听着母亲关切的声音,我的心里暖暖的。很快,一锅弥漫着亲情的荷叶粥,就在母亲的调教下,我的精心守候下,诞生了!

    “妈,尝尝我做的荷叶粥。”粥熟了,我端上一碗放到了母亲面前。母亲拿起筷子,美美地吃了一口。她望望我,又望望眼前的荷叶粥,点了点头,甜甜地笑了。

    望着母亲开心的样子,一股暖流荡漾在我心头,我悄悄地背过身去,任幸福的泪水恣意长流……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平凡世界中的不平凡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