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5年八月 - D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美丽的赣州

——记赣州的特色旅游文化

  ■ 钟家平/文 

 

    四年前 我从江西的中部地区吉安来到了江西的南部地区赣州,短短的四年大学生活,让我从一个陌生的异乡人到与赣州有着特别的情缘。最初的我,对赣州这个地方,既紧张又憧憬,当踏上这片红土地那一刻,直至与她的相遇。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章江、贡江两条碧波蓝带,两江汇合成赣江,由百余只小舟板相连组成的浮桥,迄今已有800多年历史,似一位不屈不挠的老人,昂首屹立在章江边。宋古城墙、壮观秀美的八境台、雄伟沉重的涌金门林立在它对面,它们不知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战火硝烟。甚是:赣江浮桥,一桥通两岸,宋城古墙,一墙诉古今。我忽然明白了赣州这座城市的取名由来及它名字的厚重。

    来了一抹炊烟,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啊,一栋栋客家建筑拔地而起,历史悠久的龙南客家围屋经历着时代的变迁,但不变的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满足与喜悦!

    不远处,“红色故都”瑞金,它是那么的有纪念意义,作为闻名中外的红色故都、共和国摇篮、我国苏维埃中央政府的诞生地、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出发地,曾经写下了多少光辉灿烂的书章,就算今日,从此经过,仍能听到振奋人心的时代开路者的呐喊声。

    再往前走,偶尔有几只飞过,找到只优雅的雌鹭,我开始攀谈了起来。原来,这是赣县,隶属赣州境内,是国内最大的客家聚居地,这里现在是白鹭客家古村。

    再往前,一片金黄让我眼花缭乱,满山遍野,一眼望不到边,这就是那只雌鹭所说的脐橙吗?它,有着橘子般金黄的外表,可是又圆又光,它的外皮比橘子厚,比橘子鲜亮,处处晶莹闪动着诱人的光彩。果然名副其实,那只白鹭没有骗我,看着枝头黄澄澄的脐橙,感到一阵的惬意,久违的幸福开始回归。信丰,人信物丰,可是,有谁说不能鸟信物丰呢?

    带着希望,我再次向前飞。哦,这就是翠微峰吗,清晨的雾还未散去,尖刀似的山峰,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雾霭里,隐约可见一根细长的线。我渐渐有些渴了,从云端下去,我开始近距离欣赏这座山,这堵石壁似摩天大厦仰面压来,高得像就要坍塌下来咄咄逼人。山巅上,密匝匝的树林好像扣在绝壁上的一顶巨大的黑毯帽,黑绿。从中,岩壁里蹦蹿出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饮一口山泉,一股清凉沁入心脾,这就是人间仙境吧!我恋恋不舍的挥了挥手,离开了。

    终于,我来到了一座美丽的城市上方,它美得无可挑剔,我四处找寻,看是否有让人窒息的黑烟,原来——没有。隐约中,一股熟悉的归属感召唤着我,我顺着它飞去,竟然,竟然是我亲爱的朋友也在这里,相逢的一瞬间,我们紧紧相拥。朋友向我娓娓道来这座城市的历史,原来,这就是我神往的赣州,我脚下是郁孤台,这是一代诗人辛弃疾曾经挥笔题诗之地,“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这里的章贡区誉为千里赣江第一城。

    我爱这座没有污染、没有忧愁的城市,赣州带走了我的烦恼,给我一种归属感,让我有家一般的温暖,在这个美丽的城市建功立业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