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5年六月 - 2015年六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母亲的年画

  ■ 大 华/文 

 

 

    进了腊月就是年。小时候一进腊月门,母亲就会领着我们逛集市,除了添上崭新的碗筷,还要买上几束鲜艳夺目的塑料花,更少不了一张张喜气洋洋的年画。

    我是一名70后,记得小时候的年画对于春节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物件,每家每户都会买上许多张。那时候住的房子都很简单,灰色的水泥地,苍白的白灰墙,房子从住进去是什么样子,到搬家时还是什么样,没听说过还有“装修”这一说,顶多是在小年儿这天扫完房子之后,找些白纸把屋顶糊一遍,待到天色黑尽打开100瓦的灯泡之后,顿时被耀眼的白光晃得睁不开眼,家人就会一边呵呵笑着一边赞叹着新糊的屋顶就是亮堂。屋顶被收拾得光洁雪亮,斑驳的墙壁就显得更加陈旧不堪了,从前家里的破烂儿家具多,如果重新刷一遍墙是很费时费力的事儿,光是挪动家具就让人头疼,于是家家户户就用年画去装扮墙壁,只要是白墙上有空地儿,一准儿就被贴上年画,就连门后头的墙壁也绝不会空缺着。

    那时候贴年画就选择那些颜色亮丽、喜气十足的,全凭个人喜好,不会考虑年画中的内涵和主题,一张张紧挨着张贴在墙上的年画往往都是混搭的。比如说,一面墙壁上可以贴着欢天喜地的大头娃娃,还可以贴着一只昂首阔步浑身通红的大公鸡,居中的位置会贴有一张喜笑颜开的寿星佬,祥和可掬的寿星旁边贴着一张绿树白鹤的“松鹤延年”图。我家门后的墙上每年都会贴上一张大老虎的年画,听说买上山虎、还是下山虎的年画其中还有讲究,母亲说这叫“看门虎”,可以帮我们看家保平安。还有更突兀的,母亲居然在床头上贴着一张硕大的年画“女娲补天”,那时节每天清早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就会看见女娲穿着一身五彩衣裙手托巨石仰面弥补着空缺的苍穹,望着那片缺失的天空心中总是感到悚然,继而会机械地回头看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是否完好无缺,曾经询问母亲为什么把这幅画贴在床头之上?母亲的回答轻描淡写,她说:因为那面墙壁上有好几个钉子眼儿,露出来太难看了。我明白了,那幅年画的实质意义是“女娲补墙”。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过年趣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