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5年六月 - 2015年六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过年趣事

 ■ 小 丽/文 

 

    过年,吃是一大主题,如今的美食种类繁多、花样翻新,人们的味蕾得到最大程度的享受,而我却总是忆起儿时过年时有关吃的几件趣事。

    小时家贫,一年难得吃上一回肉。有次过年,表姑来走亲戚,捎了一块肉,母亲做了一盘红烧肉。上桌前,她悄悄将我们姐妹几个叫到一边“打预防针”,叮嘱我们千万要守规矩,莫让人笑话。我们忍着口水,信誓旦旦地保证每人只象征性地吃一块肉。

    表姑信教,每次吃饭前都要很虔诚地祷告,往常我们总是兴致勃勃地看她祷告,这次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思看她,大家都像饿狼一样盯着红烧肉咽口水,可是母亲坐在旁边,谁也不敢动。老天开眼,父亲这时恰好喊母亲过去,母亲一离开,我们立刻一对眼神,不约而同抓起筷子抢吃红烧肉,正在认真祷告的表姑听见动静,睁眼一看,盘子里只剩下三块肉,她慌忙停止祷告,也顾不上拿筷子,竟伸手抓起肉往嘴里塞。大姐笑着提醒她祷告还没做完,她翻眼想了想说:“神说今天过年,准我先吃饭后祷告。”

    记得有一年,奶奶攒了十个鸡蛋,打算配菜包饺子。看她将鸡蛋打进洋瓷盆里,我们姐妹七个每人偷拿一双筷子藏在棉袄袖子里,围着奶奶,这个说:“奶,我帮你炒吧。”那个说:“奶,你缓缓,别累着。”奶奶高兴地一个劲儿说:“看过个年,我孙女们都长大了,知道心疼奶了。”她一边炒鸡蛋一边问我们:“好孙女,这都长大懂事了,还偷吃嘴不?”大家一起晃脑袋:“不偷吃!不偷吃!”奶奶转身拿盘子盛鸡蛋,我们立刻掏出筷子夹鸡蛋。等奶奶回过头,锅里只剩下几粒鸡蛋渣子,她气得扔了铲子,拐着小脚追打我们。大姐只好领着我们给奶奶赔罪,奶奶气得直问:“这咋弄?这过年不吃饺子算啥?”三姐答得太绝:“奶,你擀点面片我们吃了,等于先吃馅、再吃皮,就当是饺子煮烂了!”

    那年奶奶养了两只鸡,母鸡下蛋,公鸡留到过年吃。可是国庆节,父亲一个老同学来,公鸡被杀了待客。奶奶说母鸡要下蛋,过年就不杀了。我们几个一听过年吃不上鸡,研究了半天,最后决定排班看着母鸡,它一下蛋就偷偷把蛋拣了,不让奶奶知道。奶奶纳闷:奇了怪了,自从杀了公鸡后,这母鸡也不怎么下蛋了。大姐说:这有啥怪的,母鸡成了寡妇,心情不好,就不好好下蛋了。二姐说:奶,要不,咱再给母鸡找只公鸡,兴许她心情一好,就又下蛋了呢!奶奶啐道:再弄只公鸡,还不是落进你们的馋嘴里!

    过年,奶奶经不住我们软磨硬泡,决定杀鸡。她手拿剪刀,嘴里念叨:“小鸡小鸡你别怪,你本是凡间一道菜,今日送你西天去,来日托生快快快!”然后咬着牙用剪刀朝着鸡脖子一剪,放了一会儿血,将鸡丢到地上。不知道是剪得太浅还是位置不对,那鸡竟摇摇晃晃站起来跑了。奶奶一惊,“看来这鸡命不该绝,阎王爷不收它。”她吩咐我们抓住鸡要救它。哥哥手快,一下子抓到鸡,不料二姐突然撞他摔在地,害得他手一松,母鸡又跑了。哥哥怪二姐,二姐瞪着他,小声训道:“你傻呀!还想吃鸡不?”于是我们心照不宣,装着很卖力地满院子撵鸡。二十多分钟后,母鸡终于在我们的疯狂追逐下血尽而亡。我们也终于吃到了鸡。

    几十年过去,过年时好多事都已忘记,而这几件趣事却总是记忆犹新,令我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