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5年五月 - D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我爱茑尾

■ 童 铃/文 

 

    我家有一盆茑尾花。
    不开花时,它是棵一点也看不起眼的植物。四月,花开的时节,开出来的花却出奇的美。它的基调是蓝色的,总共六片花瓣,三片蓝色的大花瓣在下,三片紫色的小花瓣向上,花形如一只只蓝紫相间的彩蝶飞舞于绿色的海洋,仿佛是春的使者要将春的消息传到远方去。那束随风摇曳的蓝紫色,总是让人过目不忘。于是,我问父亲这是什么花?父亲说它叫茑尾。茑尾,多好听的名字。我忍不住去电脑上查阅有关茑尾花的百科……
    美丽茑尾,别名巴西茑尾、茑尾兰、蓝蝴蝶,属茑尾科多年生花卉,每年4至5月开放。因其花瓣形如茑的尾巴而称之。其英文名Iris爱丽丝,“爱丽丝”在希腊神话中是彩虹女神,她是众神与凡间的使者,主要任务在于将善良的人死后的灵魂,经由天地间的彩虹桥携回天国,故又有花语为“爱的使者”。茑尾花多为蓝色、蓝紫色、黄色等,白色的种类尤为名贵。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法国人认为白色的茑尾花是光明、纯洁、庄严、自由的象征,体现了法兰西民族自由、乐观和光明磊落的精神。因此,法国定白色茑尾花为国花。据说,莫奈在吉维尼的花园中也植有茑尾,并以它为主题,在画布上留下充满生机盎然的茑尾花景象;而同为印象派画家的梵高亦以他特有的激情和视角画下了茑尾花的传世绝作。
    在我思想里,莫奈的画风多是色泽艳丽、光彩照人的。但在梵高《茑尾花》里,梵高不只表现了花,也画上了土壤。花茎和花的方向很散,而且花瓣的感觉似乎是被午后的骄阳暴晒过,有些倦态。唯一的白色茑尾鹤立其中,花瓣更为娇艳,就像梵高心中不变的信念。同样的土色和远方的雏菊花的暖色将紫色衬托的并不高贵,反而给人以不屑重视的第一眼。但他的画总是看似萎靡,实则充满了生的欲望。因为孤独抑郁,他感受到无比的失望和绝望;因为黑暗,他向往着光明与美好。灵魂深处,寂寞的扭曲,造就了他的魅力。一个绝望的人,却让人感到希望,感动于那令人窒息的美丽,就像茑尾的花语之一,代表宿命中支离破碎的爱情。梵高画作里盛开的茑尾花的那种毫不掩饰的诡异,盛开瞬间,天荒地老。
    舒婷在《会唱歌的茑尾花》中写道:“在你的胸前,我已变成会唱歌的茑尾花,你呼吸的轻风吹动我,在一片叮当响的月光下。”舒婷的诗,有着明丽秀美的意象。在她的诗里,茑尾花又是那样的动人。
    于是,在那一刻,我爱上茑尾,源自于梵高的《茑尾花》和舒婷的诗。
    茑尾花是幸福的,它有梵高为它作画;茑尾花是幸运的,它有舒婷为它写诗。我爱茑尾花,爱它无与伦比的美丽,爱它风华绝代的舞姿,更爱它灵秀清玄的生机。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五月,走进仙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