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5年一月 - 2015年一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前路漫漫 谁与相伴

——观《玛丽与马克思》有感

  ■ 李振旭/文 

 

    那是一部乍看上去有些单调和乏味的泥土动画。

    没有丰富的色彩,没有多变的角色,故事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发生了。

    玛丽是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小女孩,天真、单纯,喜欢动画片“诺布利特”、炼乳和巧克力。她的妈妈是个酒鬼,爸爸也只是一个沉默寡言又有些怪癖的工人。孤单的玛丽没有朋友。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突发奇想给素不相识的美国人马克思写了一封信,没想到44 岁的马克思竟然和她有许多共同的爱好。他们这份跨越大洋的笔友情谊一直维系了将近二十年,直到成年的玛丽来到马克思的寓所。

    电影结束的时候,眼角不知不觉湿润,那种淡淡的忧伤,夹杂一丝慰藉和希冀,五味杂陈在心里,让已不再青春的我又突然开始怀念起曾经的单纯与美好。

    曾几何时,有那么一个属于信件和笔友的时代。我们身隔千里,任由薄薄的一张信笺成为连系彼此的红色丝带,单纯、美好。生活中我们失意、彷徨,可在那个世界,我们可以抛下残酷的现实,去找寻没有歧视和偏见、最真实的对方。每天我们把生活的点滴记录于笔尖,甚至最琐碎的小事都轻轻拾起,邮寄给远在天边的朋友,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

    曾几何时,科技的发展拉近了人们的距离,不用再苦苦期盼迟到的信件,世界尽头也不过手指一动的瞬间。可是,我们却不再亲近。很少有人会耐下心来倾听对方的抱怨,聊天软件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却让心的距离越来越远。“笔友”灰飞烟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时至今日,我们习惯了便利的生活,习惯了网络与快餐文化,习惯了隔着暧昧的聊天软件言不由衷。可是,在面对真真切切的人时,又有多少人能放下防备,让对方走进自己的内心?记得前些时间看到一则新闻,儿女回家除去吃饭睡觉,最多的就是抱着手机或电脑自我娱乐,何曾看到过那屏幕背后亲人渴望的眼神。即便是朋友聚会,彼此寒暄过后就钻进手机的世界,人与人距离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我们有多久没有摘下面具了?

    我们有多久没有敞开心扉了?

    我们有多久没有停下脚步看看身边的人了?

    突然怀念起停电的时候,我们放下手中的活计,抬起低垂的头,感受彼此温暖的笑脸。

上一篇: 坚守一份心中的底线

下一篇: 再游横店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