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4年十月 - C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夏夜风情

 

 ■ 佚  名/文 

 

    夏日的到来驱逐了耐人的严寒/坐在屋顶/仰望着群星璀璨的天空/忙碌了一天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风轻轻地吹来/拂过我的脸颊/再也感觉不到一丝寒气/有的只是柔和的暖意/我只愿独自呆在这里/静静的/在这寂静当中/享受那从未有过的舒心和惬意……

    我的家乡位于江浙一带,那里丘陵起伏、良田与湖泊交错,属于典型的江南农村景象,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一天日作而歇之后,一家人坐在院子中央纳凉和闲聊的仲夏夜,温馨而又甜蜜。

    那时候,还没有空调,每天晚饭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在院子的地面泼上几盆井水降温。吃过晚饭,放上竹榻,有的人家用长板凳挡上门板,大板凳小椅子放满了院子,大人小孩躺的躺坐的坐。在夏夜的星空下乘凉。大人手摇蒲扇,边扇风边赶蚊虫,谈论着街头巷尾的趣事。而这时,墙角,或者其他比较昏暗的地方,虫子们则会放开自己的嗓子,一声紧着一声,混成一首雄浑的交响曲。

    那个时候,每天夜里,我除了坐在院子里乘凉和看星星,我还喜欢抓虫子。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院子里的灯下抓飞蛾,每次当我抓住一只飞蛾,我便用火烧掉它的翅膀,并且乐此不疲,飞蛾被我把翅膀烧后,我不会立马把它扔掉或者踩死,而是拿给我家养的小狗吃,那小狗生性贪耍,喜欢吃虫子,各种虫子,而每次吃飞蛾的时候,总是先用自己的前爪子拍拍飞蛾,若飞蛾动弹一下,小狗便做出攻击的姿势,然后小心翼翼地用嘴嗅嗅,咬咬,但是不会咬死,接着又用它那前爪子拍一拍,直到飞蛾被拍死了,小狗才一口吞进肚里,那时候,我总是惊奇于小狗那嬉耍时的奸诈,感觉小狗就像一个淘气的小孩子。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也就是我的童年,不光与我的村子、月光、庭院、飞蛾等有关,而且还与夏日的夜晚息息相关,可以说,在一定的程度上,夏日的夜晚滋生了我童年时代的梦,温润了我童年的时光。

    夏夜总是美好的,那时的许多回忆随着季节的轮回一一在我脑海中更加清晰。

    我所生活的村子相对周围的村子地势高出一点,每当夜里,村子里寂静无声,月光如银,透过树木洒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斑斑点点,偶有谁家的狗汪一声,另一家的狗闻声,便也狂吠起来,显得村子更加寂静。那些年,乡下人都爱看热闹,比如谁家办喜事,晚上一般都会有闹新房的节目,那时很多年轻小伙和小孩子便都会去凑凑热闹;有时村里放电影,也会招引很多人前去观看,我和父母也不例外,当然,热闹的人群还会引来很多小摊贩,使村里的小广场更加热闹,这在当时,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在我看来,看热闹这件事一般只能发生在夜晚,因为晚上人们都没有事情要忙了,基本上都闲了下来。如果是白天,家务活,地里的活,一折腾就能折腾一整天,有时候天都黑了,有的人还在地里干活,所以说,大多数人在夜里都会喜欢看热闹。而如今,生活进步了,发展了,很多人也奔上小康了,慢慢的也不爱看热闹了,晚上都在家里看电视了。我常常问我自己,到底是生活艰难一点好呢,还是富裕一点好呢?或许,大多数人会认为,当然是富裕一点好了,但是这个问题却一直困惑着我的灵魂,我没有办法回答,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回答。

    在乡下,夜晚是寂静的,是绵长的。人们在地里劳累了一整天,天一黑,基本早早的就去休息了。而夏日的夜晚则不同,万物都在生长、骚动,一切都不像往常那么安分,所以乡人们一般会端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纳凉,手里还会拿一把扇子蒲扇蒲扇的摇着,仿佛这一摇,摇来的不是凉风,而是雷声滚滚,是一滴滴晶莹的露珠。时光荏茬,岁月不居,那些在院子里纳凉的日子已经离我越来越遥远了,而每每想起,我冗热的心里总会生出一丝丝的凉意,我想正是那些引领了我的记忆的村庄,夏夜,庭院,飞蛾,月光,才使得我的生命有了底色。

    大学毕业后,在现代化的城市里找了一份满意的工作,炎热的夜晚,躲在空调房里,如春天般凉爽,但总觉得有点憋闷,睡不安稳。还是很怀念农村在露天里度过的夏夜,沐浴自然之露,惬意的一觉睡到天亮,真幸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走出孤独的沼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