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4年六月 - 2014年六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搭 车

■ 魏致远/文  
 
  “吱------”13路城乡公交在象山路口靠停。

  老张头麻利地倒钻着退出车门,拽一个大提包,两个编织化肥袋,外加一根木棍子。

  他摸一下胸口,很厚实,赶紧开路,他还得赶八、九里地。

  突然发现有一辆车竟然和他同步,窗下去了,有人问:“大叔,你去哪里?”

  “象山下,”老张头知道有问路的了,“你要去哪里?”

  “我带你走吧。”车停了下来。

  “这是个什么情况?”他的脑髓迅速颤动一下,“多少铜钿?”

  有王宝祥台词为证:我们农民工挣钱不容易,出钱更难!

  “什么几块钱,今朝我高兴!”

  八、九里,白坐,锃亮的小汽车,诱惑太大了,他摸了一下胸口,还是放下了担子。

  后备箱打开,后排坐椅已经放倒,这两编织袋不可能有坐票;里面塞满盒子,要站票也没有;那就挤票吧,挤票也难哦。师傅略一思考,撤下一个大纸筒,把老张头的家什塞了进去。

  大纸筒移远了,师傅掏出打火机。“哧溜”,一团火球直冲半天空,“砰”一声,开出一朵花。在人们的期待中,一秒,两秒,------,大圆筒很安静。

  “哑炮?”师傅很失落,“新年新岁的。”

  老张头却反应过来了,他小跑上去,竖起大姆指:“你的确是一向真老板!”

  “一响——一向——真老板?”师傅笑了。

  幸亏副驾驶座是空的,老张头仔细把自己掸了又掸,才坐了进去。

  师傅开始哼唱,可老张头竖起耳朵,还是半天没有听懂,只得问:“嘛事这般高兴?”

  “你看这么多礼品,一家也没有送出去!”师傅拍了一下喇叭:“变了,变了,当真变了。”

  “这不就省下好多钱了。”

  “可心里还是有一点不踏实”

  “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踏实了。”

  “年年都送,都送惯了,这突然不用送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慢慢的就习惯了。”

  “说得好!”

  嘀嘀,象山下到了。师傅把编织袋和提包拎出来,老张头忙不迭连声道谢。

  “谢什么,顺路么。”师傅今天真的很高兴,又拎出两瓶酒,“我是一向真老板哦!”

  “天真蓝?”老张头有点不知所措了。

  “大叔,你是第一家。”师傅今天真高兴,“回去找老年协会,村里叔婶们年龄从高到低,把全部礼品都送出去!”

  越野车越野而去。

  老张头还是有点弄不明白,他摸了一下胸口,蛮厚实的,于是问自己:“这是真的吗?”

上一篇: 古镇风光

下一篇: 春至西塘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