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4年六月 - 2014年六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春至西塘

■ 毛丹萍/文 
 
  “烟雨江南何处有,西塘寻梦情悠悠”,踏着春天的脚步,来到西塘这个钟情已久的古镇。 

  西塘,古称胥塘、斜塘,又名平川,在春秋战国时代,是吴越两国相争的交界地。到了西塘之后,租了一间临河的房间作为落脚之地,便开始逛了起来。

  白天的西塘,宁静而安详,我置身其中,细数着恬淡而安然的岁月,举起手中的单反,即刻生成了一幅幅浓墨重彩的水墨画,照片将时光雕刻成了永恒,镌刻在了我的心间脑海里。

  穿行在一条条窄窄的迂回曲折的幽深小巷,两边是斑驳的老墙,脚下是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一边或左或右懵懂的转着,一边还要注意脚下的路。眼看着走进了死胡同,正前方明明是一户人家的院子,走到门边才发现拐弯却是通道。

  待到鱼贯穿过深巷,眼前豁然明亮起来,原来我已经入到了西塘中心。回望来时的路,早已不知了去向,要不是导游领路,估计陌生人是断难走出这如九宫八卦阵般的迷宫的。

  想这大自然也真是诡异,通过高大的牌坊入得门来,原以为就进得了西塘,不曾想第一层绕过一片广阔的田野,第二层通过一片热闹的街市,直到穿过千回百折的小径深巷,方才得以见到她的真容,真好似被三宫九观守护着,深藏闺阁的美人了。

  老街在吵杂的街市里静坐,红男绿女穿梭在各式古旧门楣的店铺,旗幡飘扬,吆喝络绎,人头攒动,镁光闪烁。手工作坊,名族服装,风味小吃,本地土特,怀旧书刊,真假古董……各式古旧的物件总会不觉的唤醒曾经过往的似水流年,热闹的老街宛如一幅清明上河图的长卷,铺展在河道两边演绎着昔日的繁华。

  到过西塘的人都说西塘弄多、桥多,廊棚多,古色古香的民宅,古朴的色泽、暗淡的光线,幻化了砖墙的压抑和空置的留白。古宅之间众多的弄堂,长长短短、深深浅浅,蜿蜒曲折深宅长弄,构成江南小巷独特的生活文化,横跨整个水道的,是十多座大大小小各有特色的古桥,从远处看,似一串琥珀项链晶莹的挂在了嘉善的胸前,呈现出一个精巧别致,朴实自然,诗情画意的江南水乡的典范。

  翻过古老的石拱桥,踏过小巷的青石板,那沿河而建连绵相接的烟雨长廊,更是西塘独有的一道风景。这些蜿蜒起伏的廊棚,覆盖着西塘大多数街道,古朴的连廊,曲径通幽,悠然漫步在古朴的廊下,闲坐在清风坲动的茶棚中,悠悠岁月在记忆中沉淀。

  一条蜿蜒绵长的河道如匹练闪烁缠绕在西塘的蛮腰间,在这河巷交织的西塘古镇,104座形态各异的石桥便是连接两岸的纽带,代替了路和船,你根本不必担心所处何方,弯弯的石桥总能牵着你去到你想去的地方。在这个素有“吴根越角”的古幽之地,122条长短不一,宽窄各异的宅内弄、水弄、连街弄,通街连河,过堂穿户,从明清连到了现在,将西塘串连成一串。

  在西塘,还有一条叫做石皮巷的古弄十分有名,最宽处大约在1米左右、最窄处大约只有0.8米、高有6至10米。站在巷口一眼望去,光溜的青石板蜿蜒起伏延伸在望不到尽头的深处,站在一人宽的巷子里仰望,两边的墙似乎要合起来将我笼罩,一线高远而狭窄的蓝天俯视着巷子里的串串红灯笼,窄巷墙上零星开着几扇黑漆凋落的木门将西塘的古幽一笔写尽。

  西塘,让我与自然有了第一次最亲密的贴近。我的心在小桥流水间自由的舒展,浮躁的心绪在古巷轻慢的脚步间悠然平静。我分明看到,我的心空第一次出现了恬淡的微笑,躲藏在斗室里的玄思冥想走到了原野,此刻正牵着西塘真实温暖的红酥手,于是文字的生命在这里也变得鲜活起来。

  当夜色降临的时候,沿河上的一串串红灯笼亮了起来,临水而建的烟雨长廊,在夜色中仿佛变成了一条红红的连绵起伏的火龙,又似那串联在一起流动的闪烁明珠,把古镇映衬得更加金碧辉煌,更加朦胧温馨。静坐在廊棚下,尝尝口颊留香的臭豆腐、梅花糕、豆腐脑,看看孩子们在窗口对面河面吹肥皂泡,河边一家人在夕阳笼罩下吃着晚饭。在急急奔驰的岁月中,居然还保留有这样一份属于记忆中的古老与恬静,顿生些许感叹,仿佛之中看见了柳亚子和南社的文朋诗友们在乐园客栈的廊棚下饮酒作赋,引吭高歌。

  远处,水上舞台上演的社戏开死了,丝竹阵阵,歌声悠悠,使人如醉如迷。再看廊下河水,浮光跃金,静沉壁,浆声灯影中,船只在水中缓缓划来,把浮金击成一河碎银。

  春至周庄,我忘了很多东西,包括烦恼与忧愁。

上一篇: 搭 车

下一篇: 没有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