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4年一月 - 2014年一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D版

菊花香


菊花香


■ 童 童/文 

 

许久了,我每每路过一处弄堂,便喜欢驻足仰望眼前这一角风景。

    这个季节,最应景的就是菊花。唐骆宾王诗:“分黄俱笑日,含翠共摇风”,写的是黄菊;李商隐诗:“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写的是紫色和黄色的菊花;宋魏野诗:“浓露繁霜著似无”,写的是白菊;元谢宗可诗:“晚香带冷凝丹粒,秋色封寒点绛蕤”,写的是红菊……

    菊花在老式楼房的自行车库顶上洋洋洒洒地盛开,一片片的金黄,黄得灿烂,黄得惬意,黄得悠然,远远地看去,仿若一个腾空而起的小花圃。它们有的相拥入怀,有的锦簇成群,有的顽皮可爱,嬉戏间将半个身险险地探出,迎风摇曳。菊之淡淡药香便随风氤氲在这凌厉刺骨的冬日里。

    车库顶紧挨着一户人家的阳台,主人家将防盗窗一边另开了一个小门,一个瘦小羸弱的老人每天从小门里弯腰爬上爬下,抚触这些花儿,跟花儿细细地说着悄悄话。

    “张姨,多冷的天呀!你怎么拿花站在这风口上?”

    “小曼,你要不要花?你看这花多新鲜,多漂亮,我刚摘的。”

    “张姨,你特意摘下来,在这里等我的?”

    “不是,我很早起来摘了,这么好的花儿,开在顶上,我一个人欣赏可惜了。所以我摘了几簇下来,站在这里,送有缘人。”

    “张姨,这簇花我要了,你快回去吧,你看,手都冻僵了……”

    “小曼呀,这花拿回去养水里时,先在茎上斜剪一刀,然后在花瓶里放点盐,这样养得时间会长点……”老人紧紧地攥着那红衣女子的手嘱咐着。

我的心头不由乏起一阵暖意,同时也不觉得天冷了。

    “小姑娘,你也喜欢这片菊花吧,看你经常在这里看一会的。你等着,喜欢的话,我给你采点下来。”

    “不用,不用,阿姨,爬上去多危险啊……”

    “没事,没事,你等着啊,不要走开,马上就好的。”

    “小心点……”

    “没事,我啊,每天在这里亲手植菊,按时浇灌,小心抚弄。这自然、淡朴、清雅的菊花,素来与我投缘。这菊花泡的茶,微苦中带着淡淡的清香,是败火提神、清肝明目的佳品。……我的儿女都各自成家,难得有空闲的日子。我一个孤寡老人,整日独守空房,独赏菊色有什么意思?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才有味儿嘛!” 

    老人边说边笑,满脸的皱纹全部伸展开来,倒像是一株盛开的菊花。她用干枯的狗尾巴草将菊花扎成束遥递给我,我急忙拥它入怀,灼灼金黄,淡淡药香,顿时能让人感受到菊花的清新香气和着花粉在阳光里灿烂飞舞,柔和而雅致。

    我猜想她曾是一位老师,因为她是个愿意享受美好生活的老人,她与世无争、安静娴雅、热情坦荡的处世姿态,令我难忘。

    每天清晨,我依然路过此地,驻足观望,闻这一片馨香。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悠悠海亮情 温暖幸福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