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3年十一月 - A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一只石兔


它是一只兔,一只石兔。


它静静地卧在书桌上,我也静静地看着它。


女儿依偎在我身旁,看着石兔,轻声细语地问我:“妈妈,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一只石兔子。”


女儿又轻轻问道:“谁买来的呀?”


我回答:“不是买的。它是你公公从野外捡回来的。”


于是,我的思绪开始在与女儿不经意的问答之间蔓延……


我想,若不是那年,父亲在故乡的小溪里淘到它,觉得它憨态可掬,酷似一只通身洁白,点缀着灿烂色斑的美丽的荷兰兔,可以送给心爱的女儿欣赏把玩而带回家的话,它至今仍应该呆在那个清凉透澈的水世界里,默默地看鱼虾游弋嬉闹在斑斓的鹅卵石之间。


刹那间,灵机一动,我打开窗,将石兔慢慢地放入窗外盛满水的玻璃盆中。当清水悠悠漫过它的耳际时,水波荡漾,它的周身迎着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出银灰、土黄、暗紫、黛绿、冰蓝等莹莹光彩。这是我儿时最喜欢玩石兔的一种方式,也就常常在这一时,我更加相信它就是一块天然翡翠或者是萤石。


我一直对石兔爱不释手,每逢家中有客人来,都会亟不可待地捧石兔而出,跟客人说石兔维妙维肖之种种,而后很自豪地告诉客人,这是只未经雕琢的天生的珍宝兔子,是我父亲在老家的林中小溪里翻了好久,才为我找来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由此,也正因为这样一份独一无二,小伙伴们都很羡慕我。


理所当然,喜爱之余,我也曾一度以为它就是块宝石。不然星月之下,它怎么常会幻化成为一只活泼可爱的小兔走入我的梦乡,与我在梦中嬉戏玩耍,与我喃喃而语;天明时分,又依依不舍,重归原型。


直至某日,遇见一位老师,喜好收藏的他说懂石。我便情不自禁地跟他说起了有关这只石兔的故事。老师便让我带石兔到学校给他看看。我将石兔层层包裹,小心翼翼抱到他面前。老师打开一看,哑然失笑。后来,他跟我说这不是宝石,也不是翡翠,更不是萤石,它仅仅只能说是块鹅卵石。但它确实是无价之宝,因为它是你父亲送给你的礼物,这只石兔里蕴含着你父亲的一份拳拳爱心、舔犊之情,你要好好收藏。我那时似懂非懂,只无限惋惜它不是块玉石,因为奶奶说玉是有灵性的,而石的本性是顽劣无比的。


它的质地不好,经老师指点我才知道,那块石头真的仅仅只能称之为鹅卵石了。


它的雕工也不好,大自然素来的鬼斧神工,却只让潺潺流淌的溪水粗疏的几刀略略雕过,似乎有点草草了事。


不过,每当我再次把玩这只石兔时,那种真实的喜爱的感觉依然会涌上我的心头,因为我已经懂得,如果是玉兔当然好,但最重要最感人最宝贵的应该还是那份凝结在石兔身上的血肉相连的亲情吧?


我将石兔放在书桌上。


至今,石兔仍静静地卧于书桌上,默默地伴我成长。


上一篇: 中国梦 海亮情

下一篇: 简单的生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