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海亮报 - 2013年十一月 - 2013年十一月

报刊分类

海亮报
版面导航 A版 B版 C版

最是那深深一鞠

人过不惑之年,孩童时代的好奇心便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弱化,理性审视与思考早已伴随着岁月的增长而渐成一种习惯。初入海亮,我就是带着审视的目光,思考着这里的一切,特别是人事。因为,观人事,可以知兴衰。

    2012年8月6日,于我,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我首次以海亮人的身份跨入海亮的大门。

    上午八点左右,我在校门口的对面马路旁下了公交车。视线穿过马路中间的绿化带,就看到了正对着校门悬挂于教学楼三楼外墙的大屏幕上打出的欢迎辞——“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教坛精英们!”。到了门卫处,看到门卫外墙边有一小黑板,其上写着:“请新聘教师到门卫室领取报到流程表。”从门卫处拿到报到流程表,按图索骥,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把生活方面的事务全部安排妥当。这一过程,与此前加盟其他学校并无太大区别;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海亮人行事更细致,待人更热情,充分体现了“欢迎”二字的精髓。而这,恐怕也只是中国人待客之道的一种体现。这是我当时的看法。孔子曰:“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中国人嘛,好客早已誉满全球。作为华夏古越之地,西施古里诸暨秉承这一优良传统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把新聘教师当客人一样来热情款待的最具标志性事件是,2012年教师节那天,海亮集团董事局主席冯海良先生、董事长冯亚丽女士盛情邀请全体新加盟海亮的特高级教师参观海亮集团总部并亲自出席欢迎晚宴。

    下午两点,阳光明媚。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到了集团总部所在地,参观了海亮文化园。在这里,通过文字、图片、实物模型和电子动漫,我们看到了海亮艰辛的昨天、辉煌的今天和灿烂的明天。这些直观、翔实的展示,让我有理由相信,所有参观者都会惊叹海亮辉煌的今天,向往海亮灿烂的明天。但对于一个惯于冷眼观世界的人来说,我更在意海亮艰辛的昨天。从一家作坊式的乡镇小厂发展到拥有80余家子公司的大型企业集团,这一过程,海亮人经历了多少坎坷付出了多少汗水?而把企业做大做强,驾驭海亮这艘航母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乘风破浪的领航人又有怎样的智慧和胆略?这些问题,在实地参观海亮铜管厂生产车间的过程中,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但直到欢迎晚宴结束后,我才找到了答案。

    晚七点左右,欢迎宴会在装饰豪华的海亮商务酒店四楼举行。当董事局主席冯海良先生、董事长冯亚丽女士微笑步入宴会厅大门时,全场起立,整个大厅掌声雷鸣。由于座位的原因,我无法近距离地观察期待已久的海亮集团领航人冯海良先生和冯亚丽女士。透过席间空隙望过去,冯先生中等身材,着深色西服;冯女士落落大方,朴素端庄。在主持人介绍完出席欢迎宴会的嘉宾之后,冯主席作了极简短及百姓化的致辞。冯主席的致辞,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没有长篇大论,没有华丽词藻,没有居高临下,听起来叫人有一种亲切感。至此,两位海亮领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平易近人,朴素务实。这与我想象中的作为中国500强企业之一资产达几百亿年产值近千亿的企业老总的形象相去甚远。

宴会开始。丰盛的菜肴,真诚地祝福,自不必说。宴会进行过半,董事局主席冯海良先生首先引吭高歌;歌声虽说不是字正腔圆,但正是这歌声,进一步拉近了一个企业老总和新员工之间的距离。随后,同事们歌声相和,祝酒相随,直到宴会结束。那盛况,尽管时过一年有余,但仍记忆犹新。

    近两个小时的晚宴在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中结束。选这首经典红歌作为结束曲,是送给董事长冯亚丽女士的,因为作为十八大代表,她几个月后将赴北京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喜庆、祥和的宴会本就让人兴奋不已,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触及到我的心灵深处。

    从四楼宴会厅乘电梯到一楼大厅,即便由于与会者众多而需排队等候,也用不了二十分钟。我走出电梯,拐过墙角,来到一楼大厅。大厅灯火通明,彩灯闪耀。大厅中央和大门出口处都已站了不少的人。我缓步向大门口走去,突然发现董事局主席冯海良先生、董事长冯亚丽女士和总校校长辛颖先生微笑着并排直立一侧,为即将返校的新同事们送行。“冯先生他们刚刚还在和大家一起唱歌,怎么就到了一楼来为我们送行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同事们陆陆续续地从冯海良先生、冯亚丽女士和辛颖先生跟前走过。冯先生他们先是微笑着自然直立,双手顺势置于身体两侧,每见到一拨人走到了他们的跟前,冯先生就一边说“欢迎大家!”,一边深深地弯下腰,为大家鞠躬送行。冯亚丽女士和辛颖先生也几乎同时行鞠躬之礼为大家送行。冯先生他们共弯腰多少次,我没有数过,但我知道受邀请的新同事是由两辆五十座的大巴车负责接送的;冯先生他们弯腰的幅度有多大,我难以估量,但我知道当冯先生他们行大礼之时我们能看到他们的背部。

    在中国,古人行拱手之礼,今人行握手之礼,都是亲友间见面或临别时的一般性礼节,但如果是行鞠躬之礼,就足见行礼人对受礼人之无比敬重。因此,行鞠躬大礼,多见于晚辈之于长辈,下级之于上级。一个超大型民企老总,冯先生和冯女士十几分钟前还在和他的新员工们一起欢聚,之后就提前下楼等候为新员工送行,已出人意料;就算是行握手之礼来为大家送行,也定会让人感动;而为新员工们行鞠躬之大礼以送行,就不能不叫人震撼!

    离开酒店时,幕色早已降临。傍晚时分下的那场雷阵雨,早已把秋老虎的余威给打压下去了。阵阵凉风吹拂在人们的脸上,叫人好不舒服。同事们个个余兴未尽,说笑声回荡在车厢内外。我没有参与到大家的谈笑之中去,静静地坐在窗边,脑海里回放起临别时那触及我心灵的一幕。

    那一幕,勾起我一段往事。几年前,我在南昌一所曾经盛极一时如今濒临倒闭的民办学校工作。一天晚饭后,几个要好的同事相约在学校运动场散步。期间,我们谈到个人前途与学校发展的话题。一位“开校元老”级同事说了这样一番话:“我们这所学校创办时,真是可怜!连校舍都没有,教室和办公室都是租借来的。最初几年,老板挺好,每逢过传统节日,都要站在校门口一侧为回家过节的员工们送行。近几年,学校规模越来越大,老板也许是忙了,很少像当初那样和员工们一起聊聊天谈谈心,过节也不再到校门口送员工了。”我闻声不语。两年后,由于管理不善,学生流失严重,学校规模急骤萎缩,我辞去了工作,离开了这所我本看好的学校。后来听说,陆续辞职的同事还有不少,学校高中部已停办,初中部和小学部学生人数加起来不足四百人。

    一个在创业艰难之时,亲自礼送员工们回家过节;一个在事业昌盛之际,盛情宴请并鞠躬送行新员工,我相信,这都是发自内心的举动。所不同的是,一个能共苦,一个能同甘。人处在逆境时,共苦易,因为逆境能凝聚人心,激发斗志;人处在顺境时,共甘难,因为顺境能萌生欲望,滋生骄逸。能否既共苦又同甘,在我看来,全在于人心是狭谷还是海洋,是盆地还是高山。

    那一幕,又让我回想起来海亮报到的那一天。我原以为,海亮接待新教师的工作细致、热情,只是中国人好客之道的表现,充其量就是比别的学校做得更好些而已。现在看来,我错了!能把工作做得比别人更好,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谁能把工作做得比别人更好,谁就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占得先机并超越对手。海亮之所以能把接待工作做得如此之细致,工作态度如此之热情,绝不是为了博取一时之好感而发生的一种偶然现象,而是有其深层原因的。这个深层原因就是海亮的企业文化。海亮的企业文化是什么呢?海亮的展示厅告诉我:她的核心价值观是“以人为本,诚信立业,利益共享,共筑辉煌”;她的经营理念是“人本管理,诚信共赢”;她的企业道德是“待人忠,办事诚,服务好,以德赢人;质量优,信誉好,创业实,以德兴业”;她的工作作风是“脚踏实地,精益求精;快速应变,雷厉风行”;如此等等。我们从中不难看出,海亮企业文化的核心就一个字——人。而把“人”作为研究对象,提出“仁者爱人”等思想主张的,正是儒学创始人孔子。作为诞生在古越大地上的全国企业文化示范基地,海亮的企业文化不仅秉承了中国优良的传统文化,更构建了一种符合时代潮流的新型文化。海亮以人为本的新型企业文化,不只是集中地体现在海亮疗养院等大型福利设施的建设上,更是广泛地落实到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种企业文化背景下,海亮学校能把对新教师的接待工作及其它各项工作做得比别人更好,就是自然而必然的事情了。

    企业文化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展示的是企业的软实力。一个企业构建怎样的企业文化,关键取决于这个企业的领袖们具有怎样的素养和品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企业领袖们的一言一行无不对下属起到一种表率的作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下属。孔子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海亮领航人的优秀品质,就象春风一样熏陶着旗下的每一名管理者和普通员工。正因为这样,海亮教育才得以象海亮集团其它产业一样蓬勃发展,成为全省乃至全国基础教育领域的一颗璀璨明珠。

    几天后的一次班会课上,我向一群正等待我去精心雕刻的学生们讲述了冯先生他们那震憾心灵的一鞠,最后说:

    “孔子弟子子贡问孔子:‘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孔子回答说:‘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在古老的中国大地上,拥有巨额财富的人不少。或许如孔子所言‘富而无骄易’,但‘富而好礼’难。依我看,‘富而好礼者’,一定是个仁者;仁者一定无敌。海亮集团的发展史,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但英雄人物对历史的进程具有推动作用,甚至能改变历史进程的轨迹。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是一个企业的希望;一批优秀的企业家,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希望。”(通讯员  温继周)